關於部落格
  • 1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西方到東方 外資企業需要台灣人才

《今周刊》541期   / 鄧麗萍

李紹唐:中國經驗成為職場籌碼」
世界是平的,尤其是在職場上,文化和地理的差異性漸漸被網路抹平,然而,兩岸三地人才在職場文化上仍呈現出許多差異。首先可以從薪酬結構來看,香港人要求最高,其次是台灣和中國。

 
第二項差異是對中國大陸認知的程度,除了中國自身,台灣又比香港人對中國的文化語言有更深入的認識。在中國做生意,經營方式有別於西方,如果把西方那一套經營方法搬至中國,多半會無效。因此,外資企業需要台灣的人才。 國際觀 香港遠優於中、台
 
兩岸三地的人才為企業所帶來的價值,以台灣和香港遠勝於中國。在高階經理人的市場需求方面,中國大陸的人才雖然未能與香港和台灣相比,但在中階人才供給上,中國在這兩年已逐漸崛起,成長很快。事實上,在中國大陸的外資企業,大部分高階主管已由中國人取代,這些最高階的主管年薪大概介於七十萬元至一百二十萬元人民幣。 兩岸三地人才的國際觀也有相當大的落差。香港人的國際視野,不僅勝過台灣,更遠勝於中國。在核心能力及專業能力上,香港在電訊及金融領域的競爭力超群,台灣在製造業方面又勝過香港。 雖然兩岸三地的人才在薪酬、對中國大陸認知的程度、價值、國際觀、專業及核心能力方面有所不同,但在文化、語言上,這三個地區的人才卻是共通的。 未來,台灣人必須站在兩岸三地的舞台上,與中國及香港的人才相互競爭。在職場上,台灣人最大的優勢是誠實正直的操守。在中國,甲骨文、HP、IBM等外資企業,都由台灣人來擔任高階經理人,主要原因是台灣人擁有正直的人格操守,還有科技產業的專業能力,加上對中國大陸的認知程度,也遠勝於香港人。 適應力 台灣人最欠缺
台灣人才在研發創新及整合能力方面,也遠勝於中國和香港人。台灣人擁有吃苦耐勞的敬業精神,也是香港和中國望塵莫及的地方。台灣人才比較弱的地方是適應力,心態上改變得不夠快,總會抱怨中國為何這麼落後、髒亂等,適應能力遠不如香港人。 具有中國工作經驗,將會是高階主管在未來的兩岸三地職場競爭上,必備的基本履歷。至於產業需求方面,目前台灣人在中國工作機會都集中在高階經理人這一項職務,因為中階及低階員工在中國職場上不虞匱乏。其次是溝通能力,由於必須管理中國大陸的員工,因此到中國工作的台灣人需要很強的溝通能力。 舉例來說,我剛到中國上班時,曾問下屬說:「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跟對方簽約?」下屬拍胸部保證說,七天內就可以搞定。結果發現整個簽約的行文過程,需要二十六個人簽字蓋章,至少要花一個多月的時間。這讓我明白到,管理中國員工,溝通能力和問問題是很重要的。 保守估計,目前台灣七百餘萬工作人口當中,約六十多萬人在大陸工作,將近一○%,而僅僅上海一地,註冊的台灣工作人口,至少就有四十五萬人,還不包括那些未註冊登記、兩地往返的人。根據麥肯錫統計,目前中國還需要七萬多名專業經理人,必須從境外調派幹部來支援。而一位從台灣來的白領,如何才能在上海或中國出人頭地呢? 對於有意進軍中國職場的台灣人來說,第一步最好是加入外資企業,而非台資企業。透過制度完整的外資企業,可以了解整個大陸的環境生態,以免水土不服。由於台資和外資企業的職場文化有所不同,如果要轉換跑道,必須具備很強的適應力。外資企業是長青樹,制度較完善,資源也很豐富,台資企業則是歷史較短,好處是彈性較大,但人手比較吃緊。 在決策權方面,高階經理人在台資企業的發揮空間較大,外資企業在中國的CEO,充其量只是業務掛帥的領導人,大部分決策權都落在總公司或美國,而中國的領導人只負責執行決策。由於中國人的學習能力非常快速,未來的五、六年內,將會在職場上慢慢取代香港和台灣人。為了因應未來的競爭,台灣人應該想辦法增加對中國的認識,同時,找出自己的核心專業能力,能夠提供中國人才所沒有的強項。執行力是中國人才目前最欠缺的素質,中國人說得比較多,做得比較少;相對來說,台灣人和香港人較具執行能力。 需求面 金融業職缺大增
若要跟兩岸三地的人才展開競爭,台灣人必須提升自己的國際觀,因為目前有許多國際企業在中國設立公司,如何與全球人才共事,是台灣人在兩岸三地職場上必備的能力。更重要的一點是,台灣人須具備更強的適應力,不要一味抱怨,否則很難在職場上生存下去。 金融業將是未來兩岸三地最需要人才的產業。隨著中國政府持續開放金融產業,讓外資及台資銀行進軍中國市場,金融方面的人才需求將會大增。其次是生物科技業,中國有十三億人口,隨著人口老化,未來將需要大量的醫藥服務。再者是服務業,尤其是旅遊、飯店等休閒服務,未來的市場非常大。 本文章經《今周刊》授權刊登
更多內容請詳閱本期《今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